<form id="o3eh3a"></form>

<address id="o3eh3a"><listing id="o3eh3a"><meter id="o3eh3a"></meter></listing></address>

        <em id="o3eh3a"></em>

        <form id="o3eh3a"></form>

          
          

              當前位置: 首頁 > 首席經濟學家 > 毛振華:永葆一顆好奇心

              毛振華:永葆一顆好奇心

              来源:中诚信     发布时间:2018-12-03     浏览量:790

                     在武汉大学125周年校庆之际,由武汉大学校友企业家联谊会举办的第五届校友珞珈论坛11月24日下午在武汉大学举行。中诚信集团创始人、董事长毛振华先生应邀出席,并作了题为《永葆一颗好奇心》的演讲。武汉大学师生和校友、在汉高校校友总会联盟代表、楚商代表和亚布力中国企业家论坛代表等近5000人与会。

                      毛振华先生在演讲中回顾了自己求学和工作的近40年经历,毛振华先生1979年从湖北农村进入武汉大学求学,毕业后从湖北省到海南省再到国务院研究室从事政策研究工作,1992年参与创办国内首家全国性信用評級机构,2007年起在中国人民大学和武汉大学参与经济学研究和教学工作。毛振华先生以自己由仕转商、由商转学的人生经历,鼓励武大学子永葆好奇心,不断尝试、不断学习,领略人生不同的风景。以下为毛振华先生的演讲全文,小标题为编者所加。

              上午剛剛在北京參加了中國人民大學舉辦的宏觀經濟論壇,接著去趕飛機,能准時來到這裏真的很幸運。在武大125周年校慶之際,能在這麽多老師和同學面前分享自己的體會,這是我的期望,更是莫大的榮譽。

              我發現各種武大的微信群裏對今天的活動有很多關注和討論,這讓我很忐忑。我一開始不知道講什麽主題好,最終確定了這個題目——永葆一顆好奇心。我想這對所有學科和領域的人來說,都應該是一個好題目,雖然我不能充分地論證它,但我還是想分享我的一些體會。


              世界那麽大我想多看看

              對我來說,永葆一顆好奇心的前提是,我處在一個偉大的變革時代。40年前我在幹什麽我正在讀高中、准備考大學,而幾個月之後,也就是1979年的9月,我如夢一般地進入了武漢大學。到武漢大學的第一件事幹什麽?報到、填表。前不久我找到那時候填的表,年齡:15歲,家庭出身:貧農,本人成份:學生。填完那張表意味著開啓了我新的人生。從一個偏僻的鄉村來到美麗的武漢大學,和以往相比,我覺得自己讀了不一樣的書、上了不一樣的課、認識了不一樣的人,更重要的是有了不同的夢想。我從武漢大學畢業之後,又如願進入國家機關成爲了一名公務員。鄉村出來的我對公務員生活很向往,能從鄉村到省政府工作我也很滿足,而且當時進的湖北省政府離武漢大學很近,就在水果湖。

              此時,我的職業生涯變得清晰可見了,因爲公務員給了我一個很好的進步的階梯,慢慢爬上去也是有機會的。我們那個時代,每個人都有機會。但是1988年有個消息非常刺激我,海南島要建特區,我得到了去海南參與籌備特區的機會。但這時候我在武漢已經結婚、分了房子,雖然年齡不大,但畢業後的五年裏寫了差不多100萬字的文稿,發展得挺不錯。下定前往海南的決心前,我征求了很多同學的意見,先行一步的室友曾文濤跟我說,你來海南幹3-5年進入小康沒問題;那時候打電話不方便,我還寫信詢問陳東升同學,他說應該去。

              于是我去了海南島。到那邊以後,我發現海南是一個很落後的地方,島上連個交警都沒有,也沒有紅綠燈,跟當時比較現代化的武漢比還有很大的差別。但是到海南以後,我自己很努力,上班很有勁頭,每天騎著一輛舊自行車(因爲新的會被偷走)。當時海南省第一個政府工作報告是由我一個人草擬的,現在的政府工作報告通常要組織一個寫作班子。有時候,溫度太高而辦公室沒有空調,只能在8開的大稿紙下面墊著毛巾,用鋼筆懸筆寫作。就這樣在上面寫了幾萬字的政府工作報告。前不久一位在海南省政府工作的同事找到那份原稿送給我,我非常珍惜,這是我青春的見證。

              在海南的工作非常順利,省政府正式成立後我成了副處長,那年我24歲。兩年後我有機會調到北京,到國務院政策研究室從事政策研究工作。對公務員而言,能到中南海工作那是很幸運的事。雖然還只是一個小幹部,我還是很想去。此時,我在海南已經住上三居室,全家也都搬了過來,應該是不錯的,我還是決定去北京。大學同班同學陳東升和杜越新坐著大巴去北京機場接我,我們拉著一大箱行李,從機場到了中南海。到了宿舍一看,是一個兩人間的單身宿舍,跟我同寢室的是一位抽煙的哥們,現在他是中央部委的領導,屋裏一股煙味加黴味,冬天很冷,要經過長長的走廊才能上洗手間。盡管條件很艱苦,幾乎又回到剛畢業的時候,但對公務員來講,能夠到國家最高行政機關工作是十分興奮的。

              两年之后,也就是1992年,邓小平南巡又带来了一个新的历史机遇,让作为学者和研究人员的我可以去实践我一直关注的改革开放。我很好奇、很冲动,想去做,但是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做好。当时,经过与师长、东升同学、田源师兄及好多下了海的同学讨论,最后我觉得要创办一个企业。模仿成熟的市场经济国家很成功的商业模式,我创办了一个国外有、国内还没有的企业,其实一开始也不知道这个企业是做什么的,不知道是怎么操作的,但是知道这个行业的历史和影响。我对信用評級行业充满好奇心,但一直没有机会去实践。1992年我去说服领导批准这个机构的时候,我说信用評級是一个国际惯例,于是领导就批准了,让一个没有干过的人去干一件领导也不太了解的事。这是一个伟大的时代,一颗好奇心成就了一个行业。

              经商也是一个选择。尽管以前没有经过商,但学过经济学,我的知识结构让我对公司治理的规则有比较一般的认识,所以我们公司经营得还不错。尽管做得没有那么大,但公司做得比较稳健,至今在信用評級行业稳居第一位。我们可以说是国家在这个行业里的一个代表,尽管这只是一个小行业。

              到了2007年,公司成立15周年的時候,我有機會再次轉身去當老師。我在公司一直參與宏觀經濟的動態分析,憑借在這方面的研究和中國人民大學有了合作的機會,此時好奇心促使我選擇回歸學術。這之前的1995年到1998年我去了香港工作,通過股票、工資和股權激勵我有了一些積累,拿著這些錢我有機會購買了我自己創辦公司的股權。這當然也是我放棄公司管理崗位的基礎。正是好奇心促使我不斷地放棄和選擇。前不久有雜志發表了對我的專訪,題目是《敢于放棄方得永生》。2007年起我把公司的事交給了同事,退出了公司的具體管理,我覺得我應該嘗試更多的人生體會。中國人民大學的宏觀經濟論壇搞了48期,我基本上沒有落下過。這是宏觀經濟研究的一個重要平台,我還是堅持了下來。當老師是我的一個夢想。

              總的來看,我一直在改變、一直在調整,爲什麽?就是因爲我有一顆好奇的心,我覺得世界這麽大,要多看看。東升同學之前講的是要堅持再堅持、攀登頂峰再攀登。我沒有那麽好的體力,因此爬了許多不同的山,看了不少風景,這是一種和攀登到頂峰不一樣的感覺。

              微信图片_20181206130536.jpg


              好奇心還會促使我繼續改變自己

              回首自己這四十年的成長曆程,我對母校武漢大學充滿了感激之情。要感謝的人和事很多,特別的有兩個。第一個是圖書館,我每天都要從櫻花大道一步一步爬上去,像一個虔誠的信徒去朝拜神殿,當時就覺得每天都有儀式感。我不僅只學經濟學課程,也讀了大量文學、曆史、哲學的著作,接觸到許多偉大的思想,它永遠地改變了我和我的後代。第二個是老師,我感謝我們的老師,他們教會我們知識,讓我樹立了正確的價值觀,掌握了學習和分析問題的方法,永葆了一顆好奇心,並讓我擁有實現好奇心的能力。如果沒有讀過這些書,我不會知道人類社會有這麽偉大的知識,我上大學前認識的所有的人都不知道,所以當時我就想今後要當大學老師,應該讓更多人了解這些知識。這麽多年來我一有機會就想著當老師。

              我終于如願回到學校成爲一名教書育人的老師,最榮耀的事情就是三年前受聘成爲武漢大學教授,並擔任武漢大學董輔礽經濟社會發展研究院院長,這是我人生最高的榮譽。現在我對自己依然有著清晰的判斷:我不會成爲一個大師,因爲我老師董輔礽先生的勤奮、睿智和紮實的文獻功底都是我不具備的。但是,當好一個教書匠、培養學生是我盡應盡的職責。

              改革開放40年裏哪個階段最偉大?我原本沒有細細思考這個問題。2012年,我有機會代表國家去中東參加一個論壇,我在發言中談到,中國最偉大的事件主要發生在1980年代,准確地說是1978年到1992年。偉大的中國共産黨在自己完全能掌控局面的時候主動領導著國家的精英研究改革、實踐改革、推動改革,不斷地解放思想,問自己、問曆史,最後確定了走什麽路線。1992年鄧小平南巡撥正了中國改革的航向,明確了中國改革開放之路。我正好見證了這樣一個偉大的曆史,這就是1980年代,這段曆史永遠不可磨滅。後來中國確立了市場經濟體制,加入了WTO,不斷擴大開放,中國人民憑借自己的勤勞勇敢,成爲全球化最重要的受益者。

              改革開放40年了,未來還有沒有這樣一個偉大的40年呢?我希望有!那未來40年我還能幹什麽?我認爲我有一顆好奇的心,還能夠幹新的事情,還能繼續改變自己,一切皆有可能。我覺得自己還是有改變的,2018年就是這樣一年。年齡這麽大的,還追求改變會有成功的收獲嗎?我說,你不必一定很成功,但你可以很滿足。我可以分享我看到的一段話,不是出自名人名言,也不是格言警句,但我覺得很合我味口。我念給大家聽聽,這段話是這樣的:“生活中有人會問,女孩子上那麽久的學,讀那麽多的書,最終不都是回到一個平凡的城市、嫁平凡的人,相夫教子嗎?我認爲,同樣工作會有不一樣的心情,同樣的家庭有不一樣的情調,同樣的後代會有不一樣的素養。”所以,我希望我們的後代在平常中找到快樂,在平常中找到偉大。我的夢想就是,我們的後代能夠在平常中擁有一顆好奇的心。我把這個作爲自己的重任,也作爲對大家的建議獻給在座的各位。謝謝!

              微信图片_20181206130555.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