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o3eh3a"></form>

<address id="o3eh3a"><listing id="o3eh3a"><meter id="o3eh3a"></meter></listing></address>

        <em id="o3eh3a"></em>

        <form id="o3eh3a"></form>

          
          

              當前位置: 首頁 > 首席經濟學家 > 毛振華:高杠杆約束下,宏觀政策仍需尋求穩增長與防風險的平衡

              毛振華:高杠杆約束下,宏觀政策仍需尋求穩增長與防風險的平衡

              来源:中诚信     发布时间:2019-03-02     浏览量:515

              3月2日,由1588彩票、中国诚信(亚太)信用評級有限公司、中国人民大学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武汉大学董辅礽经济社会发展研究院联合举办的“亚布力金融风险论坛:2019年中国资本市场展望”在黑龙江省亚布力举行。中诚信集团创始人、中诚信国际首席經濟學家、中国人民大学经济研究所联席所长、武汉大学董辅礽经济社会发展研究院院长毛振华在会上发表了题为《稳增长还是防风险,双底线重心何在?——关于高杠杆下的中国经济政策选择的讨论》的主旨演讲。演讲回顾了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中国逆周期的宏观调控在稳增长与防风险之间动态转换的历程,并提出在当前中国经济仍面临高杠杆约束的情况下,宏观调控仍需注重稳增长与防风险的平衡。

              21.jpg

              中诚信集团创始人、中诚信国际首席經濟學家、中国人民大学经济研究所联席所长、武汉大学董辅礽经济社会发展研究院院长毛振华

              毛振華在演講中提出, 2008-2016年上半年,中國宏觀調控重心基本上以保增長、穩增長爲主,其中包括爲應對金融危機沖擊所推出的包括“四萬億”在內的一系列強刺激政策。以穩增長爲重心的宏觀調控政策雖然帶動了經濟企穩,使中國經濟保持了中高速增長,但“債務-投資”驅動的經濟增長模式也導致總債務快速增長,宏觀杠杆率大幅上揚,債務風險凸顯,中國經濟發展與轉型所面臨的高杠杆約束加大。

              毛振華指出,隨著債務風險的累積,中國宏觀政策適時調整,從2016年下半年開始,中國經濟轉向去杠杆,地方政府債務治理、房地産調控、金融體系等多個領域監管持續趨嚴。毛振華分析,去杠杆政策帶動杠杆率增長邊際放緩,非金融企業部門杠杆率連續兩年回落,債務壓力有所緩解,但政策的超調也帶來了意想不到的副作用:一方面,去杠杆政策尤其是貫穿2017年全年的金融去杠杆,一行三會等監管部門頻出文件,監管持續趨嚴,導致市場利率快速上行,債券市場、股票市場等金融市場流動性受限,加劇了金融市場的波動;另一方面,去杠杆政策下,基建投資和房地産投資這兩個最重要的經濟增長引擎的融資約束明顯收緊,實體經濟融資壓力也有所加大,經濟下行壓力有所顯現;此外,嚴厲的去杠杆政策令2018年全年社會融資低位運行,在相當程度上阻塞了融資向實體經濟的流動渠道,導致2018年信用風險事件明顯攀升,尤其是民營企業信用風險持續爆發。

              毛振華分析,2018年以來,在經濟下行壓力加大、外部不確定性加劇的背景下,中國宏觀政策再次調整,貨幣政策邊際寬松,積極的財政政策持續,金融監管政策邊際調整,以穩爲主,資管新規實施細則力度邊際減弱,與此同時,針對民企融資難的結構性問題的政策持續出台,宏觀政策層面對穩增長的重視程度提升。當前來看,穩增長政策效果已經略有所顯現,1月份社會融資規模有所回升,但值得關注的是,民企融資難問題依舊難解。

              近期以來,隨著穩增長政策的持續推進和效果的顯現,市場預期有所轉變,政策寬松預期加大,甚至有觀點認爲,中國或將迎來新一輪加杠杆周期。對此,毛振華認爲,當前中國經濟的一個突出特性是高杠杆下的經濟發展與轉型,當前宏觀杠杆率雖然增長邊際放緩,但高杠杆約束依然存在,債務結構性風險依然突出,非金融企業部門杠杆率過高,政府部門顯性債務風險雖然可控但隱性債務風險突出,此外,居民部門杠杆率逆勢攀升態勢依然值得高度關注。毛振華認爲,2018年以來政策的調整著眼點在于避免經濟失速導致杠杆率被動攀升,是宏觀調控相機抉擇的表現,但並未放棄防風險。

              22.jpg

              會議現場

              毛振華提醒,在高杠杆約束下,2008年以來通過“債務-投资”驱动稳定经济增长的模式已经难以走通,宏观调控仍然需要坚持稳增长、防风险双底线。毛振華分析,一方面,过度强调以债务货币化方式“稳增长”会导致杠杆率的再度高位攀升,加剧整个经济运行的风险,甚至引发系统性危机,进而危及整个经济增长,甚至掉入“中等收入陷阱”;另一方面,去杠杆政策力度过大、节奏过快会加大经济下行的压力,而经济的快速下行会导致杠杆率的被动攀升和风险的超预期释放,甚至触发引发系统性的危机,导致“处置风险的风险”。毛振华认为,在高杠杆的约束下,中国经济可行的政策选择必然是“螺蛳壳里做道场”,追求稳增长与防风险之间的微妙平衡,但这种“既要…又要…”的选择也加大了宏观调控的难度。从根本上来看,中国经济政策要摆脱这种“两难”局面,关键在于通过持续的改革实现经济的高质量发展,真正完成经济转型。